佛教协会会长 佛教从华人圈扩大到西方主流社会

发布日期:2021-02-26

  北京大学传授张颐武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称,佛教的海外推广是全球性事务,以星云巨匠为代表的台湾佛光山的传播十分胜利,在日本、韩国、越南等国都有影响,在欧美和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度也有传播。佛教传播的复杂性在于体系不同,比如泰国、缅甸都是主要的佛教国家,然而信仰的系统与东亚其余国家不同。佛教的传播还波及到民族宗教的庞杂问题,比如和本地原有的宗教之间是否会产生抵触和抵触都是须要斟酌的。张颐武强调,中国的佛教平和不强势,是一种包容性强的多样文化。佛教的海外弘法并非单向传播,而是要与当地的文化多融会、多沟通,通过文明对话,彰显佛教奇特的价值观和意思。

  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到龙泉寺采访当天,正好碰到一名远道而来的美国人。48岁的芭芭拉是位大学教学,只管此次出差只有一天闲暇时光,仍是顶着炎炎烈日慕名来到龙泉寺。她对记者说,“我去过洛杉矶的龙泉观音寺,也在网上看过良多对于龙泉寺的英文先容和视频,这让我对佛教发生了浓重的兴致,我想晓得更多。”

  谈到将来的海外佛法传播,学诚法师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如何将深奥的佛法用外国语言精准表白,事关佛法的容受水平和流布广度。因而,龙泉寺未来将把《大藏经》的校勘和翻译工作当成重点工程,通过粗通中文和佛法的本国人进行初译,僧众负责校订。

  学诚法师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龙泉寺今后海外弘法的重点将放在德国、意大利以及坦桑尼亚等非洲国家,盼望将汉传佛教在世界范畴内发挥光大。“这个美妙的欲望,需要缓缓实现。”

  自从2012年6月第一次去美国参访以来,龙泉寺法师和义工的脚印已经踏遍了北美、欧洲、印尼等世界各地。但“走出去”的过程并非一路顺风。学诚法师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因为许多法师不出过国,更没有海外生活教训,对国外的气象、饮食等方面很不适应,涌现过病倒的情形。出一次国不轻易,法师们还是咬着牙高密度地与海外的高校、宗教场合交换,一点一滴积聚经验。签证问题也比拟辣手。因为商务签证不能在海外长期停留,往往一批法师刚熟习国外的环境,就不得不回来,再派另外一批法师从前,这样旁边交接和磨合的本钱较高。

  龙泉寺坐落在北京西山凤凰岭山脚下,始建于辽朝应历初年。寺庙山门前两株遒劲的翠柏已有600多年历史,寺内粗壮挺立的古银杏树,则有上千年树龄。寺院不大,自西到东只有3个院子,建造作风古色古香,与其开放勇敢的推广方法构成赫然对照。

  从翻译到机器人,佛教传播也要和国际接轨

  龙泉寺住持学诚法师在接收《环球时报》专访时说,佛教的弘传讲求“时代契机”和“众生根机”,要依据不同时期、不同地区、不同人群的事实诉求与时俱进、随缘翻新。适应时代,才干影响时代;融入世界,能力改变世界。

  “假如我心境不好咋办”“试着读一些好书吧”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曾和寰球首个人工智能“出家人”贤二有过以上对话。贤二身高160厘米,衣着黄色僧袍,专长是诵经,活动和唱歌也不在话下,还卖得一手好萌。贤二机器僧是个货真价实的网红,其公号吸引了百万粉丝。能够说,贤二的呈现转变了人们对佛教的神秘感,拉近了宗教跟生涯的间隔。贤二恰是来自龙泉寺。

  带着佛教“走出去”的过程远比来场“说走就走的旅行”有挑衅,首当其冲的就是“语言阻碍”。学诚法师告知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咱们意识到语言是佛教文明融入世界文化的要害,翻译人才是开展国际弘法事业的条件和基本。”早在2008年,龙泉寺便开端组建翻译组,广纳外语人才。2011年初龙泉寺翻译核心应运而生,发展佛教图书翻译,举行多语种法会等多种运动,为走出国门奠定了坚实基础。僧团内部开设了不同档次的多国外语课程,特殊设置了佛教术语的教养内容,僧人们的学习热忱也分外高涨,使得寺院整体外语程度明显晋升。

  在本土化方面,龙泉寺也做了大胆尝试,比方西方人的性情更开放,更爱好与人交流,西方道场中的活动往往会有意识地部署互动性强的环节,以“聊天”的方式交流,事半功倍。学诚法师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“在海内,来寺院的更多是信徒;在国外,去寺院的大局部是对佛教感兴趣的人,不必定是信徒,这一点很不同。”芭芭拉说,她在美国加入过龙泉观音寺的活动,当时的议题是“佛法与生活”,法师通过佛法的教理教义,领导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中阔别烦恼。“和法师交流让我觉得内心安静,没想到佛教还能应用到生活中。”芭芭拉说,“固然我不是佛教徒,但这并不妨害我对佛教的学习和研讨”。

  将佛教从华人圈扩大到西方主流社会

  芭芭拉只是龙泉寺佛教海外推广的众多受益者之一,在传布过程中,龙泉寺从没跟这个世界“拧巴”,而是始终坚持着顺应时代的思考方式。从2011年至今,龙泉寺陆续开明16个语种的微博,树立外文版“龙泉之声”传统文化网站,组建海外学佛小组的网络共修,各个海外分道场也开设微信公号。

  始终以来龙泉寺给外界的印象有点“非主流”,“最强科研寺”“最具互联网思维寺”等标签更为其增加几分神秘感。关于江湖上的种种传说,龙泉寺从未正面回应过,而是一头扎进佛教事业中,一直开辟摸索着国际化的全新发展之路。两年前,“龙泉大悲寺”在荷兰乌得勒支市创立,成为中国大陆汉传佛教在欧洲的第一座道场;去年6月,“龙泉观音寺”在美国洛杉矶组建;同年 7 月,龙泉寺又在非洲博茨瓦纳建破了博华寺。这座2005年才正式对外开放成为宗教活动场所的年青寺院,如何在短短十几年间,走出国门,将佛教文化带到海外?其中阅历过哪些鲜为人知的艰苦和挑战?带着种种疑难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日前探访龙泉寺,独家专访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、北京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,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龙泉寺。

  在多年实际中,龙泉寺逐步控制了一些海外推广的窍门。据学诚法师介绍,龙泉寺的海外弘法和文化流传更重视“海外华人的精力凝集”,海外道场通常会抉择在中国重大传统节日举措施会:在“九九”重阳节举办孝亲敬老主题法会,在清明节举办祭祖法会等。华人、华侨在国外生活的时间再长,也不一定习惯当地宗教,而佛教很容易得到认同,可以起到团结的作用。“双向互动,休会参加”也是龙泉寺在海别传播时格外留神的一点。好比非洲博华寺针对当地华侨儿童不能说、不会说、不愿说中文的情况,开设了幼儿国学班,引诱当地孩子从小接触中华传统文化。

  学诚法师流露,今后龙泉寺将会有打算地遴派优良僧才到海外高校留学、方丈道场,直接和西方人接触,将佛教从华人圈扩展到西方主流社会,并在国际学术界发出中国汉传佛教的声音。“普遍弘扬佛法是每个佛弟子的宿愿,”学诚法师说,“我们还盘算创办网校,让更多的人可以网上学佛。”

  将佛教义理当用于生活,对西方人有吸引力

  原题目: 还记得龙泉寺“贤二”吗?学诚法师告诉你一个实在的龙泉寺

  “佛法与生活”的故事同样也在荷兰演出。据懂得,有位来自基督教家庭的荷兰女孩,www.777439.com,多少年前因车祸留下后遗症,不得不辞职调养身材。偶尔来到大悲寺后,有感于寺院友善自在、开放容纳的气氛,成为在大悲寺皈依的第位荷兰人,后来参加翻译组做义工。在翻译进程中,匆匆了解佛法及寺院,在承当中懊恼慢慢减轻。位非裔荷兰女孩曾被法师们安静婉转的唱诵声激动得泪水盈盈。她说,“梵呗的声音不同于般音乐,有种涤荡烦躁尘垢、令人心坎喧扰的神奇力气。”

义务编纂:初晓慧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挂牌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